小草app1.70

逼婚?!

这龙皇贝海天,还真是不可一世呀,竟敢对密宗宗主逼婚?!

要知道,铁可馨可是铁神通的掌上明珠。

所以呢,只有铁可馨钟意于贝世豪,他铁神通才会点头。

否则,就算是南仙北佛亲临,也休想让铁神通改变主意。

啪!

突然,铁神通猛得拍了一下桌子,怒斥道“贝海天,你也太狂了吧?!你真当我密宗,是软柿子吗?!想怎么捏,就怎么捏?!”

一旁坐着的千手神僧了空,微微合掌道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贝施主,你有点过分了,老衲原本是不该插嘴的,可我少林,跟密宗也算是有点渊源,所以,老衲才想说句公道话。”

“公道话?”

龙皇贝海天猛得一甩衣袖,怒喝道“哼,了空,这是本皇跟铁神通之间的事情,跟你有什么关系?!”

千手神僧了空眉头一挑,冷道“贝施主,你刚才应该听见了,九门提督也向铁宗主提亲了。”

九门提督?!

夏日阳光下清新女神恬静唯美写真

提亲?!

不会吧?!

老爹应该不会干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吧?!

再说了,唐龙已经有好几份婚约了,想想就是一阵头大呀。

而一旁的铁可馨,也是玉脸一红,不敢去看唐龙。

金刚佛摸了摸脑袋,一脸嫉妒的说道“真是羡煞佛爷呀,要是佛爷有个当九门提督的爹,那该多好呀?肯定不会去少林当和尚的!”

“闭嘴!”说着,唐龙一拳干飞了金刚佛。

这金刚佛,可真是最贱呀!

闲得没事干,提唐龙的伤心事干什么?!

其实呢,唐龙内心是很痛苦的。

此时的唐龙突然现,未婚妻多了,也不是什么好事,不胜腰力呀。

“哎呀,混蛋,唐龙,你又偷袭佛爷?!”就在这时,金刚佛揉着脖子,一脸刺痛的喊道。

刷刷刷。

此话一出,紫霄宫所有人,都扭头看向了门口站着的唐龙。

而唐龙身后跟得,正是铁可馨。

“难道铁宗主说得都是真的?”

“那不废话嘛,你看可馨那丫头,脸红得跟什么一样。”

“哎,看来这丫头,是真得喜欢唐龙呀。”

“不过也是,这俩人还真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呀。”

紫霄宫的人,也都纷纷议论道。

咳咳。

就在这时,铁神通咳嗽了几声,抬头看着唐龙说道“小子,你傻愣什么呢,还不赶紧带可馨进来!”

此时的唐龙,也是如坐针毡,他怎么也没想到,在场会有这么多的人。

除了千手神僧了空等人外,还有着不少其他门派的弟子。

比如说,青城派老掌门余烽火。

此人在看向唐龙的实力,手中的剑,也‘呲啦啦’直响。

很显然,余烽火是对唐龙起了杀意。

同样,一旁坐着的华山派剑宗宗主风一尘,也是一脸的阴沉。

不过呢,等唐龙抬头看向紫霄宫正座的时候,却见那里摆着两把太师椅。

坐在右边的不是别人,正是华山风家老祖风屠。

而坐在左边的,则是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的老者,那老者看似儒雅,身材略显干瘦,眼眶深邃,嘴角微微上挑,散着一抹狠意。

见唐龙有点愣神,铁可馨这才凑到他耳边说道“那个紫袍老者就是武当三圣之一的江流川,此人号称棋圣,尤其是精通围棋,跟风屠是生死之交,有着过命的交情!”

嘶。

原来这风屠,就是来拜访棋圣江流川的。

看来,这风屠是想拉拢棋圣江流川。

呼。

进了紫霄宫后,唐龙抱拳喊道“晚辈唐龙,拜见铁宗主!”

铁神通笑眯眯的说道“呵呵,唐龙,你来得正好,说说吧,你跟可馨什么时候要孩子。”

咳咳。

一听这话,唐龙差点被呛死,你跟可馨什么时候要孩子?!

再看铁可馨,也是玉脸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可唐龙知道,这铁神通,就是想借唐龙,来拒绝龙皇贝海天的提亲。

咔咔。

就在这时,贝世豪暗暗咬牙道“爷爷,就是这小子偷袭我的。”

偷袭?!

铁可馨一愣,气呼呼的说道“贝世豪,你敢不敢要点脸呀?明明是你偷袭唐龙,怎么现在就成唐龙偷袭你了?!”

贝世豪怒斥道“闭嘴,你个贱人,这有你说话的份吗?!”

不等贝世豪说完,唐龙一脸戏谑的说道“贱人骂谁!”

“贱人骂你!”贝世豪下意识的说道。

扑哧。

此话一出,铁可馨、糖糖等人,齐齐捂嘴笑喷了出来。

“不是吧?这智商是不是有点低呀?”

“哎,真是难成大器呀,看来这小降龙之名,也是名不副实呀。”

“哼,那不废话嘛,区区一个贝世豪,又怎么能跟九门提督之子相提并论呢?!”

在座的武者以及术法大师,也都交头接耳道。

咔咔。

贝世豪气得直咬牙,指着唐龙的鼻子喊道“混蛋,你竟敢套路本少!”

就在这时,龙皇贝海天瞪了贝世豪一眼,厉喝道“退下!”

“可是爷爷,这小子实在是……!”贝世豪一脸不甘心的说道。

啪。

突然,毫无征兆的,龙皇贝海天一巴掌抽了上去,怒骂道“你个不争气的家伙,还嫌不够丢脸嘛!”

原本还想辩解几句的贝世豪,一见龙皇贝海天阴沉的脸色,也就悻悻退到了一边。

对于龙皇贝海天的性子,贝世豪还是知道的。

毫不夸张的说,龙皇贝海天说的话,堪比圣旨。

噗呜。

龙皇贝海天吐了口浊气,冷冷的说道“唐龙,你偷袭贝世豪的事情,本皇可以不计较,但是,你杀本皇之子贝克石,此仇不报,你让本皇这老脸往哪放?!”

“哼,你个老贱人,明明是贝克石要杀我,难不成,我唐龙还不能还手了?!”此时的唐龙,也是一脸愤怒的说道。

“嘶,老贱人?”

“天呐,这小子该不会是疯了吧?”

“可不是嘛,龙皇前辈可是德高望重,更是与南仙齐名的存在,那可是神一般的人物呀!”

在座的人,也都是一脸惊颤的说道。

老贱人?!

的确,这贝世豪自称自己是‘贱人’。

那他贝海天,岂不是老贱人一个?!

貌似,这个逻辑是可以说通的!

见龙皇贝海天脸色阴沉,铁可馨拽了拽唐龙的胳膊,小声说道“唐龙,你疯了,竟敢骂龙皇老贱人?”

嘶。

就连身后站着的金刚佛,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,暗暗给唐龙竖了竖大拇指,心里更是由衷的佩服。

“哼,没礼貌,该杀!”就在这时,坐在席的棋圣江流川,猛得一伸手,就见一枚黑棋,如子弹般飞出,直射唐龙的咽喉。

Post Navigation